当前位置: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 > 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 > 荐戏 | 不舍暗恋,却只得无奈桃源

荐戏 | 不舍暗恋,却只得无奈桃源

文章作者: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 上传时间:2019-09-27

  很久之前就想看《暗恋.桃花源》,可不知为何,总是没有成行。
  看着“未看”的DVD框里面的林青霞,总算在08年末的时候,用了一上午加上一下午的时间,看完了一张碟。
  一部是1992年的电影版,一台是1999年台湾上演的剧场版。
  后来又看了一部电影叫“City Of Ember-2008”,又是另一种桃花源的感觉。

因了这乱世分离的一对情侣

  一个故事叫《暗恋》,是身在台湾的老年江滨柳回忆老上海的一段情。最后,老情人总算出现在病房前。
  这个故事很是悲凉,只是不懂,为什么叫“暗恋”呢?两人早已牵手近乎山盟海誓了,还暗恋。
  老年的那一段,很喜欢江太太。你以为她不懂老公常年思恋别人吗,她当然懂,但是她身上更多的是传统女人的智慧和容忍。当然,老年的情人也深谙这一套夫妻间的情感。
  一直放不低的只是那个童心不肯泯的江滨柳。

在一幅素描的构图中有三个基本的部分:亮面、暗面和明暗交界线。它看似有二,只是渐变的黑与白;实则为三,正是因为这条明暗分界线而使画图变得层次清晰,富于立体感。这是素描中的常识,而在这里,我想用它来比喻《暗恋桃花源》这部戏剧的叙事结构。

各自安身立命

  一个故事叫《桃花源》。讲述老陶因为戴绿帽而无意中找到桃花源的故事。
  这个故事很搞笑,而且很现代。你以为陶渊明这个文人很诗情画意,殊不知就一个典型的无能中国人。

它的亮面是“暗恋”剧组排演的现代悲剧,它的暗面是“桃花源”剧组排演的古装喜剧。这两个互不相干的剧组,都与剧场签订了当晚的彩排合约,演出在即,双方又不得不同时在剧场中彩排,冲突在所难免,而在这不停换场的尴尬之间,又含而不露地暗藏着第三条线,也就是我所形容的明暗交界线:一个痴女子在寻找刘子骥。

多年后依然暗恋着那片桃花源

  还有一个故事是《寻找刘子骥》。
  刘子骥在哪里,没人知道。也没人关心。除了一个疯女人。
  原来,“南阳刘子骥,高节士也,闻之 ,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遂无人问焉。”这个人竟然是陶渊明要寻找的被遗忘的人。

这两幕主要的戏剧明暗清楚,相差悬殊,一个是细腻、温婉、安静,一个是无厘头外加恶搞。看似不可融合,实际上恰恰形成绝妙的反衬,相得益彰,正像是因黑而方显白,反倒是喜的更喜,悲的更悲。而在这悲喜之间,赖声川导演又暗含了另一层深意。“暗恋”这出戏讲述的,与其说是江滨柳之于云之凡的念念不忘,不如说是他对梦幻般美好的“桃花源”的无限向往与岁月伤怀;而“桃花源”实际上讲述的是误入其中的老陶对发妻春花的不舍“暗恋”,但当他重回现实,才发现已然是物是人非,几多无奈。

却不知

  这三个故事聚在一个场子里,刚好就是一部剧。
  讲到底,赖声川拍《暗恋.桃花源》的本意,似乎有点像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那个时代在台湾,什么人都有。上海人、台湾人,好人、坏人,痴情的、薄情的......在混乱的时代下,每个人的寻找都是悲剧的影子。这一个时代,即将发生大变局,没有人知道能够何去何从。

当大幕落下,又重新亮起,痴女子呼喊起刘子骥的名字,这时你才恍然顿悟:刘子骥恰恰是《桃花源记》中“欣然规往”而“未果”,“病终”的南阳高士,而你我,也不过是在寻找心中的桃花源,到头来,却往往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一场“暗恋”。

桃花源中的良辰美景

暗恋.桃花源-1992
  林青霞演得真是好。让《暗恋》这个有点沉闷的故事增加很多意味。只不过,这不能算是林青霞演得最好的,她的表演还是有瑕疵,还是有未尽的地方。暗恋本身,就是一种遗憾。
  遗忘不遗忘,根本不是暗与明的问题。
  任何人第一次看《桃花源》,都觉得很有新意。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出尽了力气,演好这台剧,带给观众无尽的快乐。最出彩的绝对是春花丁乃竺(原来她是赖声川妻子哦!)。其次才是李立群。老陶也是忘不了春花,春花竟然也是忘不了老陶。纵然在桃源里面多快乐,或者以为自己跟了袁老板会有多快乐,彼此居然还是觉得不够快乐。
  遗忘还是不遗忘,竟又成了生活的变奏。
  刘子骥或者可以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大家也无人知道刘子骥是谁,只有一个疯女人,想着他,发了疯。
  遗忘还是不能遗忘,可以变得很可怕。

除此之外,再来谈谈《暗恋桃花源》的版本与演员。自86年首演以来,迄今为止,这出戏有四个版本:86年版汇集了金士杰(饰江滨柳)、李立群(饰老陶)、顾宝明(饰袁老板)三位“表演工作坊”的台柱子,更有导演赖声川的妻子丁乃竺亲自出演云之凡,有几分原型的意味,但这个版本在市面上极难找到音像制品(丁乃竺说这个版本出的光盘极少,且事后因为一次水灾全被毁掉)。

也只不过是谁家后院的鸡飞狗跳

暗恋.桃花源-1999
  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江滨柳依然是金士杰!也是因此,江滨柳这个角色让人感觉很失败。倒是这一出《暗恋》加了一点“桃花源”!云之凡说:在昆明逃难的时候,一家人曾经无意中到了一个桃花源一样的地方,快乐生活了几个月。
  又看到了《桃花源》,这次饰演春花的,好像就不是丁乃竺了,而是她的妹妹丁乃筝。两姐妹都很好。而这一部《桃花源》显然剧场效果比电影效果更好更搞笑更能够跟观众互动。

91年电影版,由著名影星林青霞出演云之凡(她也出演了之前的剧场,后来改编拍成电影,由),其他三位主角没有换人,同时由实力派演员丁乃筝(丁乃竺的妹妹)出演春花,林丽卿出演江太太,此版本使这出戏名声大噪,并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东京电影节银樱花奖及金马奖等多个奖项。

 

  剧场版的故事,应该说比电影版的要完整。
  但从情感上说,电影版要比剧场版更深刻。
  喜欢电影版里面演员的扎实功底,剧场版更注重跟现场观众的互动交流,足以让大家忘记这个剧背后的主题,走出剧场,回味那些笑料的空隙,才偶尔有点思考的意味。

99年版剧场版,较之91版,换了三个主要角色,萧艾(云之凡)、赵自强(老陶)、冯翊纲(袁老板),这个版本在市面上可以买到DVD,相较于后来的06年版,最接近于赖声川的舞台剧风格。个人认为这个版本即便称不上最经典,但最可看,也最好看。


City Of Ember-2008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表面上是小孩子拯救城市的故事,却竟然请来了Bill Murray和Tim Robbins,这个阵容足够吸引影迷。
荐戏 | 不舍暗恋,却只得无奈桃源。  这个城市在地下,大家都安心生活工作。
  几个小朋友,不安分守己的,想走,想逃出去,看看地面的风景。他们发现自己的父亲寻找出路都失败了,但他们没有放弃,于是找到了建筑师遗留的地图,最终找到了出路,来到了地面。
  当时刚好是黎明前的黑暗。那一刻真是失落,原来地面是一片黑暗!太阳升起,曙光来了。桃源就是如此!
  地面的人们想象地下的城市应该很有趣很安稳很桃源,原来地下的人们根本不知道光明的可贵,对于地下来说,阳光就是桃源了。

而去年重拍的06年大陆版,所有主要演员均与以往不同:黄磊(江滨柳)、袁泉(云之凡)、喻恩泰(老陶)、何炅(袁老板)、谢娜(春花)。以上这是以年代划分,又由于云之凡这个角色是全剧的核心人物,也以饰演她的演员不同而划分为林青霞版,或萧艾版等。

暗,日无光,寻无果。

  没有什么地方,真的是绝对意义的桃花源。
  你心里以为的那个桃源,一定也有遗憾。
  你一心想要逃走的地方,也一定不能遗忘。

除86年版,其它三个版本我都看过。比较而言,91年版的表演最老派,或者说是有人文气,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是:有点儿北京人艺,尽管它是个电影。这和三位台柱子的剧院修养有关,更主要的是因为有林青霞,她的气质上有种飘逸的美感,后来丁乃竺曾经评价说,“对我们那一代来讲,青霞绝对就是所有人的梦中情人,一种梦幻的象征”,而用我的话说,这个版本最具时代感,从林青霞上说,就是比较琼瑶,从金士杰来说,就是比较顾城。

暗恋,相生无法,无疾而终。

但最让我喜欢的是99年剧场版,这个版本的云之凡的饰演者萧艾在外形上更为纤细,显得青春灵动,乐观活泼;在表演上,洒脱自如,而又不失温婉可人。她让人觉得更真实、亲切,主要是林清霞的修为太深厚,轻不起来,让人觉得遥远似梦。而且,包括萧艾在内(她最早作为林青霞的B角,在91年台湾以及美国的巡回演出中饰演云之凡),金士杰、丁乃筝、林丽卿都参演过此前的版本,此番技法更为圆熟,赋予角色极大的张力。同时,两位年轻演员,赵自强、冯翊纲尽管不及老演员修养深厚,但也恰好符合了夸张、耍宝的喜剧风格,较之91年电影版,更大程度上发掘了笑料。

 

而至于06年大陆版,袁泉在外形上其实最符合一朵“白色的山茶花”的感觉,但她的表演太单薄,而黄磊,还不如袁泉,僵硬傻气,实在有些凡善可陈,要是换成濮存昕就够味道了,夏雨也会比他理想;反倒是何炅、谢娜的表演精灵古怪,尽管略显做作,却有几分新意与时尚气息。


PS:在我搜索这部戏的幕后情况时,偶然发现去年《南方都市报》的一篇相关报道的配图貌似有些问题,这则报道是06年9月28日见报的《袁泉像朵山茶花》,其中用了右上侧这张配图,说是86年由丁乃竺出演的云之凡,我不知道作者徐词有没有看过99年版,她实在应该是萧艾啊。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看看这几组照片(有链接):丁乃竺?萧艾?请你自己做出判断。

谁曾想过,一个三十年前在客厅里排练出来的戏,如今仍然在上演着,并且在属于自己的剧院里上演着。经过了一代代艺术家的诠释和再现,被打上时光的印记,这使得《暗恋桃花源》有了自己的生命力。

最初的最初,在那个听得见雨声的简陋舞台上,丁乃竺在金士杰肩上搭上一条围巾,1991年,金士杰依然是那个执着的江滨柳,林青霞接棒丁乃竺与金老师一起出现在了大荧幕上,后来在舞台上活跃了几十年的黄磊、何炅、谢娜,不管在舞台上如何嬉笑,总稳稳的掌握着故事节奏。两年前赖声川和黄磊在新浪微博发声:“如果你曾在校园里演过《暗恋》,请回复我一下。”没想到在一晚上的时间里就收到了3000多条回复,也就是说这个故事被演绎过超过1000次。现在赖声川将它交到了自己所信任的青年演员手中。经过一年多的排练、演出和磨合,他们已经成熟。青春版《暗恋桃花源》走上了全国的舞台。


故事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有着不同的三观和生活认知,因此选择了不同的人生。 江滨柳跨越了半个世纪,跨越了海峡两岸,忍耐着内心肆虐的凄风苦雨,一直在寻求曾经那份纯洁的爱情。他选择用一生去无尽的等待。江太太也在等待,等待在几十年的时光里,等待在病床前,只为换取江滨柳哪怕是一瞬间的回眸。虽然懂得,可依旧无法逃离自己选定的命运,她选择了奢望一份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的怜惜。云之凡在战乱中等待,却终是:“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有了家庭,有了儿子,时过境迁云之凡再见江滨柳,已是物是人非,却也云淡风轻。她选择了一种平凡却安心的生活。剧中的导演一遍遍的轻叹着:“我记得当时呀,不是这个样子。”他大抵也是在寻着自己心中的一份情。他选择了忘记,却也选择了铭记。

    说到这里,可以很明显的看到在暗恋这条故事线里每个人都在追寻,只是终归都求而不得。

     那么桃花源故事线中的人物呢?

     老陶,寻着春花,成为仙人之后依然频频回首。袁老板,寻着欲望,不管不顾的掠夺。春花,寻着优渥的生活,却失了最爱自己的老陶。各有目的,各自追寻,但是都并不圆满。细细想来还不如无所作为,命运有时就是如此诡谲,个中浓淡深浅也大抵只有戏中人才能体味了吧。

《桃花源记》中写到:“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死去的刘子骥,碎了疯女人的桃源梦。至此《暗恋桃花源》中贯穿全剧的线路被明确的揭示出来——追寻。

疯女人从头到尾都在寻找着刘子骥,江滨柳心心念念着云之凡和他曾经的爱情。

刘子骥已经死了,云之凡已经婚嫁。

寻找一个死去的人和一个支离破碎的梦,念想一个难见的人和一段曲终人散的情。

他们都是疯子,追寻路上的疯子。

刘子骥是疯女人的桃花源,疯女人不知道,刘子骥已死,桃花源已碎,为什么她不能去找寻属于自己的新世界呢?

云之凡是江滨柳的桃花源,江滨柳走不出,战事纷乱时,恐再相见难,为什么他不回头看看自己的身后已为他盛放多时的鲜花?只等多年之后再见昔日桃源,那桃花早已失了颜色,化作幻影。只余下淡淡的惆怅,和无尽的悔恨。

生命最后时刻的转身拥抱,虽弥足珍贵,却也只能昙花一现了。

有人说,“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他们都错了。

有人说,“思君如水流,何有穷已时。”他们都没错。


突然觉得自己错过了好多好多,不知是当时年少无知的轻狂还是人生本该就如此,人总归是会一天一天的变得成熟和沧桑的,相对于昨天,也就是24小时前,我相信我变了,相对于以前,也就是走过的人生岁月,我肯定我变了。现在的我已经面目全非。但是我心中的桃花源没有变,这让我在一个通透坚硬的透明玻璃箱子里显得有点狼狈,甚至有点疯狂。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应该放下执着去寻找另一片桃源,所以我停在原地,显得迷茫又彷徨。

时间是奔腾的河水,夹带着名叫现实的泥沙,一往无前、争先恐后的涌出。我们只是其中细小的尘埃,何谈轻重?

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的前行,只能建造一座冰雪的城堡护着心中跃动的火苗。追不到的梦,并不是换个梦就能算了,对错是否还重要?彷徨迷茫又何妨?只要问心无愧、不毁桃源,此生足矣。

回到剧中,Nine觉得,舞台是一个结界,故事将观者带入结界的幻境中,《暗恋桃花源》就是一个幻境中的幻境。戏中戏、剧中剧的艺术手法虽然并不少见,现在年轻的演员们将再一次带领我们进入他们所营造的幻境,当我们一次次为它沉沦,又被它唤醒时,心中再过细微的触动都值得细细体味。

好安静啊,这里只有你和怦怦跳动的心。

你是晴空的流云

你是子夜的流星

一片深情 紧紧深锁着我的心

一线光明 时时照耀着我的心

我 哪能忍得住哟 我 哪能再等待哟

我要我要追寻 我要我要追寻

追寻那无限的深情

追寻那遥远的光明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发布于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转载请注明出处:荐戏 | 不舍暗恋,却只得无奈桃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