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 > 娱乐资讯 > 《太平轮•彼岸》:无法停靠的彼岸

《太平轮•彼岸》:无法停靠的彼岸

文章作者:娱乐资讯 上传时间:2019-09-30

太平梦 乱世人
——《太平轮Ⅰ》世间事 总关情
很好与很坏通常是我给与的评价,作为一个买票看电影的观众,《太平轮Ⅰ》显然只能承担地起预售的票价,因而这不是一部好的电影——尽管吴宇森的大名是我选择购买电影票的原因;但是世界上很多的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不是吴宇森,除了学历史的同学,还有谁会记得有这样一艘往返在海峡上的乱世航船,承载了世间的种种未知的变数呢,甚至可能有泰坦尼克一般的故事。
因而,我选择给三星,因为这是一个没有讲完的故事,当故事没有完结,当“下集预告”变成了片尾的字幕介绍和倾船的镜头截取,作为一个特爱八卦如果没有听完故事就浑身不舒服的轻微强迫症处女座,我还是会走进电影院,因为我想要听听下半场,这出戏剧没有落幕,不是么?
从一个曾经久负盛名的导演而言,在豆瓣那篇《请假装你会舍不得我》的热评评价中,已经给出了一个不能再差的断言,“香港人不懂内地人和台湾人的心事”,如果煽动一点可能就是这么个意思,联想最近的太平山,一艘太平轮,同是“太平”二字,我们对于这乱世的故事,是否真的有不同的理解呢?
我倒是以为“与其把生命交给战争,不如献给爱情”这句话不错。人的心态是会变的,年少的时候我们“纵横四海”,天下不过是单枪匹马的英雄情怀,少年最爱“水浒”反而不喜“三国”,就是因为“侠义”就是“家事国事天下事”,分分钟有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气势;但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不是一句没骨气的空话,是带着血泪的,“战争”是属于那些胜利者的,对于失败者而言,甚至对于获胜方中的那些战死沙场的亡灵而言,不过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政治。“莫谈国事”,茶馆里面一张贴条,其实也正是映射了一种百姓的生活,那才是正是的贴近肉体的生活。
对于一部电影而言,在看到结束的这部上篇为止,我认为唯一失败的只是吴宇森的叙事,节奏太过缓慢,三对主要的爱情线索太过分散,尽管有人生的交集,但是在人们戏剧性的那种穿插中,歌舞升平也好、折戟沉沙也好,都有种在3D中抽象了脱离实际的那种虚幻感——这种感觉甚至让看的人很累,这样一本讲故事的台本,需要用3D技术么?这点真的是不可理解的——况且小明哥和慧乔姐的那段吻戏,真的是让看3D吃鸡排的我呃出来了……
我能理解,吴导演想要讲他们登上的不仅仅是一艘轮船,更是这个时代无法抗拒的命运,一艘精英和社会底层都在挣扎着想要攀附的时代的潮流,人们想要远行,是因为他们出于对未来的恐惧,这时代不允许他们幻想,基隆港的远方也许会有苦难,但是他们都在渴望做一场太平梦。
基于上部给予的线索,大致可以推测佟大为这个被命运眷顾的战场上的幸运者肯定是要为送一本遗书而登上命运的渡口的——他去寻找的,该是一个在柔软的草地上和风的宅院,有一个岁月静好的妻子,在谱写一首爱情的曲子,尽管这不一定是一个美丽的结局,但是是一个写在最后的答案,烽火家国,一场大梦,醒来时候,只有亲人在悲哭;又或者更为凄惨一点,甚至彼岸,也早已经不是那个彼岸,那边的梦想与祈盼,早已经破碎在现实当中。
而这个为了冒领眷粮而假戏出演在照片当中相互利用的演员——一个苦命的豆腐西施,在扮演了后方护士、流莺等多重身份之后,用自己的灵魂换取的船票,其实也早就应该明白,不过是为了一种希望。
小明哥挂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金城武帅大叔医者不能自医,还在长泽雅美姐姐超美的校园爱情中无法自拔,他往返这航线,在营造的,找寻的无非是一种出路,有一天能够获得这爱情,尽管此中种种,皆有道不清的血泪,皆有被国仇家恨逼迫出的一道银河,更何况银汉迢迢,没有什么能够变成鹊桥,关山难渡。
很多时候,我们因为谈战争太残酷,才更加爱爱情。“革命就是爱情,爱情就是革命。”不是一句好话,因为它不过是上位者不能明白的东西,他们认为牺牲是值得荣耀的,而男儿好汉,十八年后又可成功成仁,何所惧!可是世间多得是叛变的小战士和在敌区受到恩惠的奶奶,人们认定的是这些许的温柔,一旦沉迷,不可自拔——因为从未拥有,所以不再放手。太平梦太平梦,是因为人们所求的不过是粗茶淡饭、举案齐眉的日子,求一个能够温饱的院落,求承欢膝下,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点吴宇森看得更清楚,他让立FLAG者死,让适应这凄惨的世界者活,窄巷的小市民更清楚,嘴上看不起那些没了节操的,却也没有真真动起手来;不过是没有分得利益罢了,得了好处的,还不是缄默得不可出声,秋兰战地能活,温室开花,移到他乡,也能承得了阳光雨露……让“英雄”死去吧,因为这世间,本就是蝇营狗苟……战争的哪一方,不都是满手鲜血呢?
所以,我们真爱爱情,真真爱这乱世的爱情——不过是没有处理好,非要勾起观众的胃口,让第二部内容紧凑,结果第一部太过散漫,倒真的不是三观不对——因为爱情是人性的,是带上了真实的欲望的,是不虚头巴脑的,是能够让整个经脉都烧痛起来的,是能够温暖这寒冷的冬夜的。ROSE和JACK的美,也是如此,爱了,然后一个活了一个死了,一个也不要死要活,只是永远怀念,这才是真实的,爱过,活过,能够为此而在这靡靡的世间变得柔软就可以了,没必要非化蝶,非杨家将,非渡河不可,需要的是能够让每一个渺小的世间人都获得生活的价值,都能够获得平等、自由和权利就可以了。这才是太平梦,如果这个都不可以,那么就让爱情活着吧,那是只属于人们自己的,那是不被污染的,那是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的相遇,人 才拥有的奇迹。
古今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人世之事,非人世所可尽……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做这爱情梦,总比成王败寇之梦更好罢。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是耶?非耶?
以上,《太平轮Ⅰ》。
By 林怿
2014-12-6 21:28:47
写于御庭园

四十年代末,战争年代,三对不同背景的主人公被卷入硝烟,与挚爱分离,命运的齿轮将所有人卷入逃难却终会沉没的太平轮上,这就是跨了去年贺岁档和今年暑期档的吴宇森电影《太平轮》上下两部,所呈现给我们的。这是一部关于命运和家国的电影。它的重心,并不在展现船难本身,那些沉没的大场面或者视觉冲击,而是尽力挖掘可以挖掘的时代素材,努力编织那个时代纹路密布的一袭影像华服。

    《太平轮》上部时,我曾写过一篇《大时代的沉没》,窃以为吴宇森并非在拍摄一个船难故事,而是在控诉大时代的沉没,借沉船之名,诉国共之难,至于个中人物的命运,乃至今日的我们,无不都在时代这艘沉轮之上。如今看完下部,更坚定了我的这一想法。

人们似乎对这位年近七旬的导演并没报有很大的希望与耐心。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在走马观花看完了近期的暑期档电影之后,《太平轮•彼岸》相比于《栀子花开》、《煎饼侠》、《小时代》、《杨贵妃》一样充斥着娱乐至上、赚大钱的电影无疑是一部诚意之作。但是中国的电影市场给了马震和水军足够的面子,却不愿意给这部有着老牌的情怀的大片一点机会。也许,这是一个认真做电影会吃亏的年代。虽然《太平轮•彼岸》还是存在有狂抒情、有点杂乱的问题,但它不烂、也是有一颗心的电影,在这种时候的中国电影市场,不坑观众,就算是功德一件。

在上部中,抗战之后又是内战,故事以一头一尾两场战争戏为夹角,徐徐展开三段不能自已的爱情。章子怡的苦苦寻觅,金城武与长泽雅美的历史撕裂,黄晓明与宋慧乔的天人永隔,如不是扣上“太平沉轮”的命题,本该是个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可高铁时代的中国观众,哪等得了导演这般耳鬓厮磨——说好的沉船呢?他们全然不知,吴宇森的战争画面一拉开,我们就已在大时代的沉轮上。

故事中的人物在这样一个战火纷飞,人性失衡的时代,他们无法选择。作为史诗片,用细微的具象表现大格局,完全是乱世言情的脚本。但这个故事的美,不在金城武的吻戏,芒草中的钢琴声或者地板上光脚跳舞的宋慧乔,也不在冰冷海水里一条红围巾,坚持起义的学生们或者操起木棍打嫖客的章子怡,而在于他们都选择了自己的命运,无论是登上这条船还是离开,在乱世中,在沉船上,还是在劫后余生的和平中,他们都不愿妥协于外世的繁杂流离,生或死,他们都到达了他们的彼岸。

话说吴宇森是淋巴癌病愈归来开拍的这部诗史之作,没想到上部败给了一种叫市场癌的物质,这让下部的上映越发沉重。下部另起命题《太平轮·彼岸》,相比《王朝的女人·杨玉环》,没有“船震”可搞的《太平轮·彼岸》宣传攻势几乎省略近无。片方似乎也认命了,排片从上部的30%开画降至如今的13%。不服命的是作品本身,据说吴宇森找来了徐克助剪,但131分钟的篇幅对于心急的观众依旧“冗长”。吴宇森有其固执的一面,上来半小时的剧情完全是上部的集萃,然后又是半小时的娓娓铺陈,真正上船,是一小时之后的事了。也许你又要惊呼,吴宇森怎依旧迟迟不肯登船?

于真的初心是要活下去,青梅竹马失散,偶与佟大庆相识,作为平凡百姓的缩影,他们知道,世间再乱,只要有爱的人在,就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就会有希望。雷义方和周蕴芬,英烈与遗孀是战争环境中典型的人物代表。作为军人,雷有不降的责任,作为母亲,周有家庭的责任。一死一生,但他们终坚守着同一信念。严泽宽与雅子的故事自回忆席卷而来,他们最终相会于同一茫茫大海之中。故事将严与周的轨迹交叠,两个“都需要这首曲子的人”竟无半分突兀的暧昧。全片最具纯美情节的场景,却贯穿了不移的美丽,纵使人世的爱再相似,但灵魂之间不会错认。 电影的一些细节的确让人坐不住,比如严泽坤为什么有那么多钱买那几张于真

对于上部大呼上当的人来说,他已看不到这一幕了,因为他早已“弃船”,对于能继续走进影院为下部买单的人来说,满满的都是真爱,想必并不太在意主角们在几分几秒登船,他们要看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而非一场船难的复原。就算在下半部故事里,船难戏比重并不甚多。与历史高度吻合,一面是迟迟不发船(晚了数小时起航),一面的船难又来得突如其来,没等船客反应过来,“太平轮”就沉没了,没等观众反应过来,幸存者们又来到彼岸的宋慧乔跟前,为黄教主的爱情画上句号。

睡遍全上海的男人也不够钱买的船票;又比如于真明明为了要寻找丈夫连肉都卖了为什么一上了船就可以跟佟大庆不离不弃。单纯从讲故事的剧作看,的确,整部电影人物太多太杂,每个人物身上背负的东西也都不少,而大排场之下,每个人物之间的纵横又显得支离破碎、杂乱无序、偶然过多。几条故事的主线来来回回不停的纠结盘旋,人物的命运的巧合凑到了太平轮的船上。而且前半部分各种闪回,依然拖沓;太平轮出镜的半个小时也是影片线索交杂的段落,依然太短。

相比对轮船颠覆的高度还原,落水求生的乱象才是吴宇森的重笔。而这一笔是沉重阴暗的。与《泰坦尼克号》中的刻画的理想人性不同,“太平轮”的沉没并无妇女儿童先行等国际通行法则,青壮年为了求生,不惜以死相拼。于是我们看到了不愿与人分享木板的男人,抢夺他人救生圈的壮汉,甚至连孩子身上的救生衣都不放过。这部分戏中,尽管有章子怡、佟大为和金城武三大主角奋命维护人性的光辉,最后依旧被那些不知名的路人甲乙丙丁的阴暗所笼罩。

似乎是这样,导演想表现的东西很多,但过于庞大的叙事反而使得其缺少留白,而且一部如此血色浪漫的电影也承载不了那么厚重的历史、也承载不了命运的喜怒哀乐。

当然,导演并不是要说幸存青壮年都是以这种方式苟延的,而是诉说战争格局下的多重劫难。除了船难对逃亡旅人的无情吞噬,吴宇森还以一场台风平行戏吞噬着宋慧乔在台的新家园,大劫之下,悲情渗透于际遇和人性的各个角落,几乎不留死角。故事以“太平”和“彼岸”之名,却不给主人公太平与彼岸,所经之处,只有劫难与劫后余生的残酷。诸如此类都印证着,吴宇森并非要拍一部关于“太平轮”的灾难片,而是在战争灾难的大格局下研磨命运沉浮。

所以到最后,我们发现整部《太平轮•彼岸》的主体更多是依托着吴宇森的情怀的。这份情怀就像电影里所说的那样,是在这段特殊和扭曲的历史之下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女人的浮生百态。有人说,“太平轮的真正大背景是逃。”但在现在的政治语境下,吴宇森也只能把重心放在这种或偶然或刻意的浪漫、海峡两岸的情怀、唯美古典的爱情上,通过这些时代群像小人物的颠沛流离,爱人们的分合聚散来表现那段历史的悲哀;用这一切小的人生,最终组成了大的时代。而海难把这种悲情推到了顶峰,让人更加唏嘘命运的无常。

这已是我二度撰文支持《太平轮》,其实并非因为它拍得如何之好,影片有诸多可取之处,但并非吴宇森的优秀作品,也绝非烂片之流。吴宇森此前《赤壁》时,我曾黑脸批他《拍成了一个八卦绯闻》,那时还是大导演及其大片横行的时代,可如今时局斗转,对吴宇森、陈凯歌等传统导演的倒戈之声,声浪之高,之偏执,已出乎对作品本身的研讨。我对当前电影批评现状心怀恐惧,甚至时常杞人忧天地想,大家把吴宇森、陈凯歌等电影工业的领路人都骂死了,就只剩下《小时代》和《栀子花开》可看了,想想就头大如斗。

彼岸是他们为自己的选择而走向的归宿,是人物自己选择的命运。船终将沉没,而他们的彼岸,都有他们的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黑色眼睛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太平轮•彼岸》:无法停靠的彼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