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 > 娱乐资讯 > 阳光下的悲伤

阳光下的悲伤

文章作者:娱乐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04

密阳,那里似乎有细密的温暖的阳光。
然而她感受到的除了他那始终如一的关心之外,全是满满的悲伤哀痛。丧夫、丧子,那种撕裂感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
每次一找不到儿子就焦急万分痛哭流涕,想念丈夫时就假装打打呼噜……一个个小细节都在悄悄地告诉我,她,其实很脆弱。
直到她向教友们提起要宽恕罪犯时,我仍然不相信她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因为那些悲伤早已压得她没有力气再扬起嘴角的弧度。我,害怕那种假装的微笑会突然的破灭。
当听到那个畜牲面带笑容的说“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得到上帝的饶恕”时,我的心随着她的暗淡也沉了下去。那股切肤之痛并未走远,它只是潜伏在一个地方,随时会席卷而来,而那股力量足以将人淹没。
幸好,一路上,有他在背后,笨拙但执着的守候着她,这,可能是唯一一丝密阳了吧。

文/黄大

(芷宁写于2007年10月25日)
    在看为全度妍赢得嘎纳影后桂冠的《密阳》之前,有朋友提醒说需要备纸巾,可在看时忘记备了,不过也没用着,倒不是本人有多“铁石心肠”,而是比较“理性”观看罢了,貌似对于李沧东的作品,都是以理性观之的。
    去年看过全度妍和裴勇俊主演的影片《丑闻》,对她的演技有了一些了解,算是个有表演素养和潜力的女演员,就看能否遇到会挖掘的人了。在《密阳》里,全度妍被开发的不错,她自己也发挥得不错,特别是长镜头下对女主人公申爱痛绝情感的塑造,如在水边认尸时的远景——那微微佝偻着的背和不协调的肢体动作,无一不在揭示着她的恐惧、哀恸和难以置信。再如,对信仰失望并对教友们下了逐客令后,申爱来到厨房,一只小泥鳅就触动了她紧绷着的脆弱神经,引发了她的尖叫和战栗,在这个镜头里,观众看不到全度妍的脸,却从那颤抖的背脊、痉挛的手臂上,看出她所承受的痛苦和桎梏之重。
    《密阳》这部影片,一看就是有野心和企图心的。应该说,导演李沧东对演员、对影片的掌控能力不错,他在申爱这个角色身上逻辑性的集合了母性和人性的复杂面,也将信仰在人性中所起的作用做了部分探讨。此人原是作家,编剧能力出色,且在细微之处见真功,例如人物性格的细化、情节动向的暗示、伏笔暗线的营造、生活场景的刻画等等,他能将戏剧化的冲突和生活本身融合的恰到好处,又有提炼的精度纯度和高度,故而在申爱不幸而繁复的密阳生活经历中,观众们总能捕捉到最敏感最直接也最出色的段落。
    全片充斥着黯然而凄清的调调,偶尔的快乐似乎也是为了中和部分过于突出的悲伤,虽然画面中的密阳多是阳光灿烂、蓝天盈盈、白云悠悠的景象,然而却透着股子彻骨的冷寂,似乎越是阳光密集就越阴恻。影片伊始,钢琴老师李申爱(全度妍饰演)带着儿子俊儿回到已故丈夫的家乡密阳生活,虽然她在阳光下笑得和煦,但那笑容里是隐着阴霾的,细心的观众能看出来她的笑有一丝的不确定,是脆弱而孤独的,她在为了她那因父亲早逝而不爱说话的儿子,努着劲儿地活着。也可以看出,她的伤痛失落还在,就算是结了疤,也是薄薄的一层,随时可能复发,且更加恶化。或许,正因为生命中有了缺失,所以她打算用另外的方式找补。
    首先,她从首尔搬到了密阳,在丈夫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抚养儿子,在心中仿佛丈夫还在——注意,影片两次刻画了这个细节:第一次,儿子思念爸爸,假寐时模仿爸爸打鼾的样子,以假装爸爸就在身边;第二次,绝望无助的申爱独自躺在沙发上,模仿丈夫打鼾的样子,以假装他还在,在分担她的痛苦悲恸。
    申爱的第二个找补方式是物质来替,似是怕被人看出她有缺失,她轻率地告诉陌生人,想在密阳置房子、买地。初见修理行的宗灿(宋康昊饰演)时,她说想找房子,初见儿子的老师时,她说想买块地……看到她如此嘬,就猜到她离彻底倒霉不远了。
    果然,儿子被绑架了,绑匪索要巨额,而她只有7万,她向绑匪承认她只是在吹嘘,她的哀求不凑效,儿子被撕票了,而绑匪居然就是儿子的老师。
    绝望中的申爱入了教、信了主,在赞美诗中嚎啕自己的不幸,之后获得了一定的心理找补和慰寄。大约有10分钟左右的戏都是在描述她是如何通过主的救赎而获得“幸福”的,她以为自己已经解脱了,并尝试去监狱探望并原谅那个杀人犯。
    在去的路上,申爱充满了希望,希望由于自己的宽恕而救赎了那个人的灵魂。然而,主没给她这个机会,在狱里,杀人犯已然入了教。他平静地告诉申爱,他已通过眼泪和忏悔得到了主的原谅,申爱呆住了……
    如果杀了人仅仅靠忏悔就能获得解脱的话,那么失去亲人的人何苦要承受那样刻骨的痛苦?这位杀人犯显然是上天派来折磨申爱的,他先是残忍地杀害了儿子幼小的肉体,接着又抹杀了母亲的心灵慰寄和魂灵所托。申爱崩溃了,她开始鄙夷摒弃自己的信仰,并且开始报复社会:购物不付钱、扰乱布道场、色诱呆牧师、打碎玻璃窗……其实这是个个人心理层面建设的问题,并不是有宗教信仰就不遭遇天灾人祸、就不被忽悠欺骗了,拿信仰当救命稻草是不太可取的一种方式,在儿子死后,申爱一头扎进信仰里,将所有的情感、寄托都加诸于主,而她的内心世界依旧是脆弱无主的。事实上,生活有时候很无赖、也很流氓,它不管你已经有多不幸,它不因个人意志而转移,因此,经历创伤的人们只有走“真情实感+自我救赎”相结合的路,才最靠谱。
    影片也赋予救赎解脱之路以类似上述的意思:当申爱恍惚间割腕后,生的本能让她选择了奔出家门到街上求助,而非静静地等死;病愈出院,在理发店里,申爱遇到了成为理发师的凶手之女,在交流几句后,她忍不住奔了出去,就在此时,她曾经提议应该内部装修的服装店老板叫住了她,告诉她,采纳了她的建议后生意变好了,时装店老板亲昵的态度、真切的关心和爽朗的笑声,让申爱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笑,而这种看似平淡的情感互动,有时候却很重要。
    而片中修理行宗灿的情感也是申爱救赎之路的关键一环。自他见到申爱后,就一直默默地爱着她,帮她找房子、开学院、推荐钢琴学生,甚至在申爱入教后,他也跟着入教……他的不离不弃、关心照顾,让申爱的生活里有了些许的暖意,当申爱彻底崩溃报复社会,色诱牧师未果,又来挑逗他时,他终于吼出了一句:“请你重新振作起来吧!”片尾,当申爱要自己剪头发时,宗灿及时出现,笑着举着镜子对着申爱……
    这个看似朴实的镜头却让人有点感动,有时候,有点才华的人反而看不穿、看不透,普通人却能勇敢而坦然地面对生活中的不公和不幸。难道这个到了39岁还没结婚的男人就没有不如意的生活和坎坷吗?当他默默付出的时候,人们看到的只有乐观和幸福。虽然导演李沧东说过:“我不相信幸福。”但是幸福还是存在的,只要你尽早学会别拿自己的不幸向生活撒泼,或者撒娇。不过,好像很多人都是一边撒泼撒娇,一边又慢慢接受现实的。要么接受生活的蹂躏,要么像烈女一样的辞世,看看,生活本身多具有强盗本色。
    记得曾经和偶像讨论过一件事,有次饭局,吃得正酣时,一个比我年少、过得其实还不错的女文青突然抱住身边的好友说:“突然不知道为什么活着了。”对此,我和偶像的回答是一致:吃饱了撑得!当然这里不是说这部影片里的申爱。
()

密阳是什么意思?密阳其实没什么不同,人活着的地方都一样。影片两次出现这样的问答。在申爱心里,密阳是神秘的阳光。可是在宗灿眼里,这里和别处没有什么差别。
实际上,是,也不是。所以才有了电影里的故事。
对于一个失去了丈夫,然后又失去了儿子的女人来说,现实也许太残酷了。密阳本来是她想躲开首尔,想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城市。可是丈夫曾生活的地方,却一下子成为又一个伤心地。
当她把心灵寄托于宗教的时候,可是她却发现,在自己还沉浸在儿子死去的痛苦的时候,还没有原谅凶手的时候,shangdi却已经原谅了他,这个打击简直让她崩溃。可是她不甘心,她的抗争却无能为力。
原本以为《密阳》里会像其它韩国片一样,演绎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可是没有。从头到尾,只有一个痴情的大男人的一厢情愿。他们会走到一起吗?影片没有说,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
影片从名字开始,充满了一种神秘的味道,阳光照射在画面间,甚至当警察带申爱去看她儿子尸体的时候,阳光明媚、天空湛蓝。申爱坐在车里看着窗外,表情一片迷茫。
影片结尾,申爱对着镜子自己剪去了头发。落到地上的发缕被风吹到的角落,一道阳光正照耀在上面。不知道电影此时想表达什么,是申爱剪发后同时剪去的悲伤?还是想说,虽然世界有着明媚的阳光,可是依然有光线无法达到的阴影?

本文由澳门太阳娱乐集团138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阳光下的悲伤

关键词: